青青精品国产自在线拍-亚洲欧美国产综合精品-在线偷拍视频精品视频


金陵梦华路 1-6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w525.com

第一回  第一话 金陵有

  玄武湖。

  一座蜿蜒曲折的长廊,悬于樱洲荷花园。

  时至七月,黄昏时刻,樱洲的百余荷花呈在雾气中绽放出迷人光彩。

  「哼哼……」

  长廊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位妙龄少女,身着碎花短裙,扎着两辫马尾,精美的
俏脸稚气未散,两只白丝小脚前后扑腾,说不出的俏皮可爱。

  少女名为苏梦,出生于江南水乡,年芳二一,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

  苏梦的父亲在南京教育局工作,她的母亲亦是南京大学的教授,而她也没辜
负父母的栽培,成绩优异的从南京师範学院毕业,并且没有靠父亲的背景顺利的
成为了南京七小的老师。

  虽然还没开学,没有正式工作……

  今天是她二十一岁的生日,一向保守刻板不让她谈恋爱的父亲,竟然在今天
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

  「杨晨」便是苏梦的父亲介绍的对象,一位英国留学生,与苏梦一样都是本
土的南京人。一周后便会回国,成为一个大学生遍地,留学生多如狗的海归。

  此刻,苏梦遥望着湖畔美景楞楞出神,手机放在她的大腿上,显示着一张男
人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身形高大,五官说不上精致但也不丑,
小帅的脸上挂着谦逊自信的笑容,整个形象与英国优雅有礼的绅士无异。

  苏梦虽是遥望湖畔,眼角的余光却是时不时撇向手机里的照片,白嫩的小脸
也不知不觉染上了红晕,显然她对父亲介绍的对象……从外貌来说,是十分的满
意。

  少女初怀春,脸上根本藏不住春意,来来往往的行人游客也都纷纷驻足,来
欣赏长椅边面露春情,俏皮可爱的少女。

  行人的目光让苏梦倍感羞涩,俏脸霎时变得红扑扑的,匆匆地拿起手机逃离
了现场。

  苏梦走在路边,满脑子想的都是杨晨高大绅士的模样,幻想着自己娇小的身
子依靠在他的肩膀、他的胸膛……

  「嘻嘻,他应该能给我安全感吧?」

  「他那幺帅…会不会嫌弃我啊?」

  「他个子好高呢,亲亲的时候我是不是要踮起脚尖呀?」

  苏梦一路意淫着心中的白马王子忽然脚步一顿,双颊莫名其妙的发烫,自言
自语:「呸呸呸,苏梦啊苏梦,你在想些什幺呢!」

  啪啪~

  苏梦拍了拍发烫的脸蛋,将思绪拉回现实,就近找了家商店买了瓶冰水準备
让自己清醒一下,刚拧开盖子,就又拧了回去,小跑着跑向前方。

  这是南医大江宁校区的南门,在门前有一佝偻的老伯在推着一辆摆满了货物
的小推车,老伯的背已经弯的不像样,杵着小推车的双手发颤,豆粒大的汗水顺
着黝黑的胳膊如雨而下。

  饶是如此,佝偻老伯依旧咬着牙推动着沈重的小推车缓缓前行。

  「大叔,你慢点!」

  苏梦快步来到老伯的跟前,伸手按住小推车上快要掉下的货物纸箱,另一只
手拍着胸脯,「呼呼」的喘气声从她的樱桃小口中呼出,带着如兰麝糜的清香,
让人不由地深吸几口少女如兰的清香。

  老伯也不例外,听到动静下意识地擡起头,便被苏梦的美貌惊住了。

  苏梦看清老伯的面孔后,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大叔看起来40多岁的样子,皮肤古铜,身材健壮,那张老脸上有一道浅浅
的伤疤,看起来如同一只蜈蚣狰狞的爬在他的脸上。

  而苏梦也正是因为刚才距离较近,被那道浅浅的伤疤吓到了,饶是如此,她
还甜甜一笑,将手中的冰水递了过去:「大叔,天气这幺热,喝点水吧。」

  老伯迟迟没有接过少女手中的冰水,浑圆的眼珠子闪过一抹阴冷,似乎是少
女方才后退的一小步,勾起了他的一些不好的回忆。

  「大叔,对不起啊,您脸上的伤疤太吓人了……」苏梦说着说着,声音越来
越小,好似做了什幺错事的女孩一般,俏脸红扑扑的。

  佝偻老伯在听到「伤疤」一词时,一股徒然暴戾的情绪涌上,推开了苏梦:
「走开!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额……」

  佝偻老伯不理会少女,自顾自地推着小车进入了南医大江宁校区的校门。

  苏梦气的一跺脚:「什幺人嘛!真是的!」

  一段小插曲,让苏梦的心情也跟着变坏了起来。

  殊不知,这一次的相遇彻底地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南医大校门。

  佝偻老伯费力地将满载快递的小车推到了保安室,刚準备喘息两声,就听见
门外传来了几道语气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坚叔,你可算是回来了,我的快递呢?」

  坚叔,也就是佝偻老伯回过头,瞧见的是几位身材高大的学生,从他们穿着
的衣服上来看,是医科大篮球队的,他可惹不起,连忙赔笑:「呵呵…刚取回来,
你们自己拿吧。」

  一位高材生蛮横地将坚叔推开,自顾自的在小车上寻找着自己的快递,其他
几人也不正眼看坚叔,纷纷寻找着自己的快递。

  坚叔对此也习以为常,他一个没有学历,家庭背景又不是很干凈的老头,能
在医科大找份保安的工作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阿东,你听说了幺,咱们学院的校花柳妍桦竟然和李良那小子在一起了!」

  「真的假的?」阿东高大的身子忽然一怔:「小时,你可不要骗我,就李良
那瘦拉吧唧小身板能追到柳妍桦?别开玩笑了!」

  小时的个头要比阿东矮一些,他随手搬来一件大包裹放在地上,丝毫不在乎
是谁的快递,一屁股坐了上去。

  「我还能骗你不成?」小时掏出手机翻出了一条朋友圈,「你看,李良这小
子一早就发了朋友圈,还配了一段文嗖嗖的情话,真是不要脸!」

  阿东凑近身子,看清手机里的画面后,整个人都魔怔了。

  「卧槽!还真是!李良这个癞蛤蟆还真吃到了天鹅肉!」

  小时苦笑:「唉,真不知道柳校花怎幺想的。」

  「妈的!」阿东一把将小时从快递上拉起,「走,咱们去教训教训李良这个
癞蛤蟆!」

  两位学生火急火燎的走了,他们的谈话坚叔也听的差不多,对于他们提及的
校花柳妍桦,他倒是有所耳闻。

  柳妍桦是南医大的校花,就读于护理科,成绩优异,长得也漂亮。听说还在
校花榜上名列第三,天天都有人在女生宿舍楼下向她表白,还从未听说过她对那
个男生有过好感。

  至于他们所说的李良,坚叔就不曾了解了。

  坚叔将散落的快递重新放了回去,在保安亭悠閑地欣赏着来来往往的女大学
生们。

  时至七月,南京的天气正直盛夏,此刻在校园中来往的女大学生们都穿着清
凉,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从他眼前闪过,惹得他胯下的巨龙也悄然支撑着帐篷。

  「啧啧,这个腿不行,都瘦的皮包骨头了。」

  「这个也不行,太黑。」

  老保安坚叔浑圆的眸子啧啧出奇地评论着在他眼前闪过的大白腿,看来看去,
发现还是护理学院的女学生好看。

  个个都穿着学校统一规定的白色护士服,腿上还穿着肉色丝袜,无论腿型再
丑、再黑,都被丝袜很好的隐藏,只露出一双双「纤细」的大腿。

  尤其是当她们走动时,老保安坚叔都会瞇着眼睛,试图将目光穿透进摇摇晃
晃的护士裙,一窥裙下丰满的翘臀以及私密的花园。

  真是一个猥琐的老头!

  「娘嘞!」

  老保安忽然发出一声惊叹,双眼好似发现了新大陆,紧紧地盯着迎面走来的
一位女学生,嘴角的口水都快滴落地面了。

  「这腿真白!」

  就在老保安呢喃时,那位女大学生已经走进了保安室。

  「坚叔,什幺真白啊?」

  女学生小手在冒着香汗的俏脸上扇动着,将一缕缕少女的特有的处子体香送
到老保安的鼻间,后者忍不住的贪婪的深吸一口,细细品味。

  这位女学生似乎是习惯了坚叔不雅的举动,轻叹一口气,自顾自地在快递堆
里寻找自己的快递。

  坚叔猥琐的老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柳妍桦同学,你的在架子上放着呢。」

  这位女大学生正是方才那两位校篮球队的学生提及的校花柳妍桦!

  柳妍桦此刻并未穿着护士服,换了一身淡黄色的碎花连衣裙,蓬松的长发披
在肩后,整齐的刘海搭在俏额上,还因为天气的缘故冒着香汗。

  一对美眸灵动有神,似含秋水,精巧的秀鼻下的一张性感的薄润红唇,让老
保安的目光停留许久,脑中不由的想到了一句网络流行语:「这张性感的红唇如
果不用来口的话,实在是暴殄天物!」

  老保安不舍地将目光向下移去,一对挺拔丰满的玉峰仿佛要撑破衣裙似的挺
立,可惜的是她身上穿着的裙子领口太高,看不到布料下散发着乳香的沟壑;目
光继续向下,碎花裙下雪白纤细而悠长的大长腿上没有一丝赘肉,小巧的玉足下
穿着一双黄色的细长高跟鞋,将她的大长腿以及娇躯拔高了不少。

  这双大白腿看着老保安坚叔的眼里,只有两句话来形容。

  委婉一点的:「让人忍不住地就想去抚摸那双如牛奶般丝滑纤柔的美腿。」

  秉承着老保安内心简单粗暴的,仅有三个字——「腿玩年!」

  不得不说,随着国内步入4G时代,网络也越来越发达,连一个快40岁的
猥琐大叔都学会网络流行语了。

  柳妍桦还不知道自己的美腿被身后的猥琐老头打上了「腿玩年」的标签,此
刻她一眼就瞧见了放在架子上的小包裹,满心欢喜地将它取下。

  这是她刚刚确定关系的男朋友李良寄来的神秘礼物。

  李良和她一样都是大三的学生,不过他是修读的是心理学,因为成绩优异,
加上他本人的上进心也充足,深得学院着名心理学导师的器重,几乎是当做亲传
弟子般对待了。平时导师出差的时候,都会带着李良,让他能有更多的实践机会。

  而这次,李良就是与导师前往了上海,要三日之后才能回来。

  柳妍桦似乎是很期待男友寄来的礼物,背着保安坚叔就直接拆开了快递,呈
现在她眼帘的是一条亮闪闪的水晶项链。

  从外观和材质上来看,价值不菲。

  就在柳妍桦还沈浸在男友送的神秘礼物时,在她身后的坚叔可谓是一饱眼福,
她挺翘的美臀就直直地被坚叔看在眼里,支起帐篷的巨龙龙头此刻还想顽皮的朝
着美臀跳动了两下,惹得坚叔忙缩着身子。

  柳妍桦美眸扑闪着,欣喜地将盒子里的项链取了出来,盒子里还遗留着一张
购物小票,她将目光从项链上移开,看到小票上的数字时,吓了一跳。

  「RMB:16800元」

  坚叔瞧见柳妍桦的异样,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向前探着身子,也发现
了项链礼盒中的购物小票,嘴角忍不住一抽搐。

  这李良送个礼物将小票遗留在礼盒里,居心何在?

  他才不会相信李良是不注意才遗落的,这就说明李良是故意让柳妍桦看见的
小票……一下子,坚叔就认同了方才那两个学生对李良的评价。

  果然是个不要脸的癞蛤蟆!

  柳妍桦一个单纯的姑娘,没看出其中的含义。她随手的将小票与快递盒放在
一起,而后就丢进垃圾桶里。

  「坚叔,你帮我戴上好吗?」

  柳妍桦因为经常来拿快递的关系,对坚叔说不上有好感,但也不排斥。此刻
她只想将男友送的项链戴在脖子上。

  「啊?」坚叔惊讶了一下,很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缩着屁股从柳妍桦的葇
夷中接过项链,绕到她的身后。

  因为两人距离较近,坚叔很清晰地闻到了柳妍桦秀发上洗发水的清香以及她
身上特有的体香。

  「快点呀!」柳妍桦感受到脖间传来的男人呼出的热浪,主动地撩起秀发,
眉头皱起,催促道。

  坚叔不敢再背着她做小动作,动作迅速地将项链穿过如天鹅般挺立的雪白玉
颈,随着「哢哒」一声声响,项链完美地扣上。

  「坚叔,谢谢你了。」

  柳妍桦礼貌性一笑,顾不上用镜子欣赏戴上项链后的样子,匆忙逃离保安室。

  坚叔还以为柳妍桦发现了他支起的帐篷,尴尬地一笑,望着她远去的倩影,
脑海中不经意间浮现了那个递水给自己的美丽倩影。



            第一回   第二话 其名苏梦

  南医大保安室意淫的少女,此刻正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呢。

  电脑显示的是一个微信聊天窗口。

  梦梦小甜心:「哈喽~ 请问是杨晨吗?」

  Keats:「美丽的苏梦女士,很荣幸认识你。」

  是了,这位微信昵称叫「Keats」的用户,便是苏梦的父亲给她介绍的
对象。

  苏梦瞧见杨晨的微信昵称,仿佛想起了什幺,回複了一个表情:(#^.^# )

  紧跟着又问道:「话说,你的昵称有什幺含义呀?」

  「Keats,英国着名的浪漫派诗人约翰·济慈。」

  杨晨回複的内容让苏梦眼前一亮,「他原来是个诗人呀。」

  「当然,济慈先生是我的偶像,他所创作的诗歌我每天早上都会朗诵,尤其
是他在走完25岁年轻的生命之际,为他的挚爱创作了他生命里最后的一首诗
《For Fanny》。」

  没想到他还知道济慈先生和《For Fanny》呢!

  苏梦看着聊天框,一脸的花癡相。

  随后,苏梦又与大洋彼岸的杨晨聊了颇多关于忧郁诗人济慈的事迹,随着时
间地流逝,苏梦对杨晨的印象也愈发的好了起来。

  尤其是当杨晨拨通电话,念了一段济慈先生的《幻想》时,她的整个身心都
沈浸在杨晨那磁性的声腔中,就像是济慈先生现身在她身边朗诵一般。

  「美丽的姑娘,如果有机会,我想带着你去罗马,去看一看济慈先生临终前
亲自撰写的墓誌铭。」

  「哦?」

  「Here liesone whose name was written
in water。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

  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呢……

  少女又开始犯花癡了。

  随着深入的了解,苏梦愈发的满意父亲给她介绍的对象。

  仅仅数小时的网络聊天,让她觉得自己似乎与杨晨是相识了多年的知己一般,
无论她好奇什幺,杨晨总会亲切地为她讲述,还总会在语句的最后加一段浪漫的
诗句。

  苏梦因为出生于书香门第世家,从小家教就严厉,从未谈过恋爱。杨晨的出
现,就仿佛是游历在沙漠中临近干渴而死时,忽然出现的那一潭清泉。

  殊不知,在大洋彼岸的英国的一间小屋里,一台电脑上赫然显示着Johs
的维基百科。

  与此同时。

  在苏梦所居住的小区不远处的南医大职工宿舍中,有一位猥琐的老头正对着
一张像素有些模糊的照片流着口水。

  这是一张女人的照片,从照片的边框上来看,还是一张摄像头录制的画面截
图打印而成的照片。

  画面里的女人手持着一瓶水,在她的对面猥琐老头的身影赫然在内。

  坚叔截图的地方很好,清晰地显露出了下午给他递水的苏梦因为看到他脸上
的伤疤时,所流露出的害怕的神情。

  苏梦那种甜美可爱的俏脸上流露的表情似乎是勾起了他什幺不好的回忆,粗
糙的手忽然用力将照片捏成一团,手上的青筋暴起,老脸上的伤疤也充血凸起,
格外的刺眼。

  「为什幺……为什幺要害怕我……为什幺!」

  ……

  步入七月,也正值雨季,天才刚蒙亮,就飘起了蒙蒙细雨。

  老保安坚叔今日休班,在职工宿舍里一直睡到中午,醒来后按照往常的习惯,
在校园门口不远处的美食街吃了点东西,随后前往夫子庙游玩。

  甫一进入夫子庙的步行街,远处的一道倩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嘻嘻…你看,这就是现在的夫子庙,变化是不是很大呀?」

  声音甜甜糯糯的,让人一听就浑身酥麻。

  说话的人是纯情少女苏梦,昨夜与大洋彼岸的相亲对象相谈盛欢,清雨过后
就来到夫子庙,通过视频电话让杨晨看看金陵的风貌。

  她今日穿着粉底卡通的T恤,浅蓝色的牛仔裤将她修长的美腿包裹的严严实
实,但并不能阻挡坚叔色瞇瞇地欣赏美腿以及翘臀。

  苏梦旁若无人的手持着自拍桿,戴着蓝牙耳机,向杨晨介绍着每一处的风景。
她的娇躯如同灵活的燕子般在夫子庙的步行街里游逛,留下了银铃般的笑语声。

  苏梦穿过燕桥,来到贡院街的一家红色门头的店铺,停了下来:「杨晨哥哥,
这家的龙须糖很好吃哦!」

  杨晨通过手机看清了那家店铺,笑道:「没想到这家店还开着呢,以前我还
没去英国的时候,经常来吃他们家的龙须糖。」

  话说,现在时值下午,大洋彼岸的英国应该是深夜吧?

  苏梦买了一盒龙须糖,来到路边的长椅坐下,一边小口地吃着糖,还不忘向
杨晨介绍这家店的历史。

  她的心思全然在杨晨的身上,丝毫没注意到在她的身后不远处有一个鬼鬼祟
祟的人影正盯着她。

  「梦梦,「龙须糖」斜对面的哪家「唐字臭豆腐」还开着吗?」

  「唔……我看看啊,还开着呢。」苏梦秀鼻皱了皱,似乎很讨厌空气中弥漫
的臭豆腐味:「怎幺,你难道喜欢吃臭豆腐嘛?」

  「当然啊,他们家的豆腐干味道一绝,听说还上过金陵市的各大报纸呢。」

  杨晨发现了苏梦耸鼻子的小动作,讪讪笑道:「你不会不喜欢吃臭豆腐吧?」

  「当然不喜欢了,臭臭的有什幺好吃的。」苏梦嘟嘟嘴。

  「哈哈哈……」

  蓝牙耳机里传来了男人的哈哈笑声。

  「哼…」苏梦将最后一块粉色的龙须糖丢进小嘴里,鼓鼓地粉腮看起来极为
的可爱。

  嬉闹一番后,苏梦决定去大观园买点好吃的,刚起身就发现昨天下午的佝偻
老头买了一盒臭豆腐。

  苏梦黛眉微蹙,这个老头昨天给她的感觉十分不友好,明明自己出于关心给
他送水,结果他还不领情。

  「梦梦,怎幺了?」杨晨不愧是以绅士自居的男人,苏梦的这点小动作都让
他发现了。

  苏梦娇哼道:「我跟你说啊,昨天我遇见了一个很讨厌的人……」

  老保安坚叔还不知道有人在他背后说坏话,买了一盒臭豆腐,大大咧咧地在
步行街吃了起来,但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瞥向苏梦。

  苏梦说了一大通坚叔的坏话,明明就是一面之缘,真不知道她那来的怨气。

  杨晨沈声道:「梦梦,你知道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咱们没必要
去理会他。」

  少女一楞,他……他说的是咱们?

  一时间,在夫子庙的步行街里,多了一位犯花癡的少女。

  ……

  一周的时间转瞬即逝,天气还是那幺的炎热,空气中依旧充满了闷热的水雾。

  这一周,苏梦与大洋彼岸的杨晨的关系突飞猛进,随着越发深入地了解,苏
梦已经认定了杨晨就是她的白马王子。

  这不,杨晨约好一周后的7月15日,让苏梦手持一本诗集在小区附近的公
园里等待他的归来。

  一家幽静的咖啡厅,在靠窗的位置坐着两位美女。

  「梦梦。按理说……像杨晨这种在英国留学的男生,自身的条件肯定不差,
要知道在英国租房的费用可比国内高多了。这说明杨晨应该也是个富二代什幺的,
他身边应该不缺女人吧?」

  苏梦抿了口杯中的咖啡,望着对面的女人,轻笑道:「柔柔姐,你想多啦
……杨晨才不是什幺富二代呢,他跟我说他在英国半工半读的时间都不够,哪有
机会去谈恋爱啊!」

  「……」

  柔柔只觉一股挫败感涌上,多年的闺蜜感情还抵不过一个素未相识的男人,
幽幽叹息:「哎呦,现在就开始维护他起来了?我跟你说啊,现在冒充远洋海归
的骗子太多了,你可要小心一点啊!」

  「柔柔姐你就放心吧!杨晨是我爸爸介绍的,不可能是骗子啦。」

  「你们连面都没见过,你就对他死心塌地的,真不知道你喜欢他什幺。」柔
柔姐无奈的摇头。

  「嘻嘻。」苏梦握住柔柔的小手,盈盈笑道:「等你见到他你就知道了!」

  苏梦卖了个关子,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喜欢杨晨那点。她又没谈过恋爱,那
会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态是属于欣赏杨晨的才华,而非是爱慕、爱情。

  閑聊了一会儿,两女一前一后的离开咖啡厅,手拉着手前往万达广场。

  只不过她们没注意身后一直尾随着一名猥琐的老头,从他额头的汗水来看,
想必是在咖啡厅门外等了许久。

  他似乎是觉得自己的穿着不适合进入万达商场,在苏梦与柔柔走进商场后,
便不再继续尾随。

  老头就近搭乘公交车来到南医大江宁校区,穿过校园,轻车熟路地来到职工
宿舍。

  他就是老保安坚叔!

  七月初的暑假,很多学生都放假回家,他的工作也清閑了起来,让他能有时
间去跟蹤纯情少女苏梦。

  坚叔敷一进屋,就把门窗紧锁还拉上了窗帘,黑漆漆地连灯都不开,他将手
机连接到电脑里,很快电脑就传来了画面。

  这是一个未命名的文件夹,鼠标点开后,同样还有两文件夹。

  坚叔点开第二个名为「少女」的文件夹,将手机里的照片複制到文件夹里,
而后点击了播放幻灯片的按钮。

  「桀桀……让俺来欣赏欣赏!」

  话音落下,电脑里赫然出现了苏梦的倩影!

  从照片上来看,都是一些远处的偷拍照,地点也不固定,甚至于天气都不固
定,有晴天、有雨天。

  幻灯片的最后,出现的是两张苏梦在公寓楼练瑜伽的照片……如果苏梦看见
照片的话,一定会大声的惊呼出来。

  因为这栋公寓楼,就是她的家!

  别看坚叔只是南医大的小保安,他因为小时候的生活经历,在侦查以及反侦
察的能力出类拔萃,跟蹤一个纯情少女易如反掌。

  说起来坚叔的一生都是坎坎坷坷,三岁的时候父母因为麦卡锡运动被冤枉成
苏俄间谍枪毙,好在小姨愿意抚养他,结果小姨是风尘女子还开了家洗头房。在
学校里因为父母身份问题受尽老师和同学嘲讽侮辱,「黑五类」「苏俄走狗」等
一系列侮辱性的称呼伴随了整个青少年时期……

  读到初中实在是忍受不了折磨只能退学,十八岁成年的那一刻,他就被洗头
房的小姐光荣的开苞,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几年后臭名昭着麦卡锡运动总算结束,而国府也开始给当年受过迫害的的黑
五类平反对死亡的冤屈者遗孀给予补偿,坚叔拿着父母的命换来的钱投资开了一
家洗头房,当上了小老板,总算是在而立之年尝到了一点人生的甜头。

  这段岁月大概也是前半生最幸福的时光,经营洗头房让坚叔身经百战,还懂
得洞察女人的心思,借着洗头房玩弄了不知多少初下海的良家妇女。

  好景不长,二十七岁那年因为金陵奥运会的召开,国府为了维护国际形象,
开始在全国开展扫黄打非运动,结果洗头房被查封,坚叔也结束性福时光,丢了
工作。

  不久后更是爆发阿富汗战争,华国配合美军出兵,而坚叔也被有着「抓壮丁」

  传统(义务兵役制)的国府充入征阿联合国军。

  阿富汗战场异常残酷,某次治安战中一颗榴弹就在他的面前爆炸,虽然他躲
避的及时,但是榴弹的碎片还是划伤了他的脸,也因此留下了一道狰狞的疤痕。

  本来因为参战及光荣负伤国府是会给这样的光荣军人安排个很好的转业工作,
结果坚叔也不知是不是在军营生活太压抑竟然在某次执勤任务中意图强奸当地村
民未遂,后来更是上了军事法庭,法庭同情他受过战伤再加上毕竟是未遂所以大
事化小让坚叔免于起诉,但是却被开除军籍什幺转业分工是一概别想了。

  坚叔一无所有的回到老家,準备找个媳妇过完一生,结果因为脸上的伤疤太
过狰狞,女人都认为他是个恶人,没人愿意接纳他。

  于是他又背井离乡,不知是上天怜悯他还是怎地,初到金陵就见义勇为的救
了南医大的副校长,然后在副校长的帮助下进了南医大,成了一个小保安。

  起初,不少大学生嘲笑、讥讽坚叔脸上的伤疤。后来时间一久,除了刚入学
的新生看到坚叔后会害怕之外,大家也都对长相兇恶的坚叔见怪不怪了。

  在南医大待了两年,坚叔也38岁,处于中年晚期,到现在还没得个老婆,
心里也愁的很。

  他也知道没有女人会愿意嫁给他,索性破罐子破摔,整天在保安室意淫来往
的女大学生,因为前半生玩遍了小姐,他一直想睡个清纯的女大学生,但一直没
有机会,只好潜入女生宿舍偷偷内衣来解决生理需求。

  前几日坚叔遇见苏梦后,就被她的清纯美貌给惊艳到了,天天都跟蹤着她,
看看不能不能找个机会下手。

  结果就是只能拍拍照片,回去意淫……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w525.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w525.com